所在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業文化
【奮進新時代】回憶童年上學時光
作者:萬寶琛 發布日期:2019-07-24
訪問量:50

我家門前是一所頗具規模的小學,每逢上學放學就被接送孩子的各種車輛擠得水泄不通。有爸爸媽媽,更有爺爺奶奶或姥爺姥娘,幫孩子背上碩大的書包,登上或跳下,或豪華或簡陋的車,安頓好孩子后又鳴著笛、響著鈴,在擁擁擠擠、吵吵鬧鬧的喧嚷聲中四面沖出。這種盛況大約要持續近一個小時,才總算又歸于平靜……

無疑,從各種交通工具和娃娃們的裝束看,社會是整體進步了,但是這種“盛況”真是一種進步么?我不由得想起如今不足以與年輕人所道的我的童年上學時光來……

我幼年即隨父母支邊來到西北一個偏僻的小縣城,由于集體住宅還沒蓋好,就由父親單位出資租住在當地農民家里。那是一個挺大的院子,主人有殘疾,只能踡坐,以手代步,鋤草編筐,倒也不少干活;女主人慈和、高大,身板硬朗,頂事敢為;他們的獨子是生產隊長,兒媳在家帶一個兩三歲的娃娃。院里養的有豬,有雞,主要操持人就是那位我們稱之為“老奶奶”的勤勞的女主人。院子外面是高高密密的蔴地,中間曲曲折折的田埂就是進出的小徑。外院墻用白灰劃著幾個大圓圈,說是防狼用的,狼見了以為是圈套,就不來上當。這也許是種以人推狼的心理,效果如何,也許有,也許也未必盡然。有幾次夜里聽見老奶奶又吆喝又敲棍子的聲音,第二天問,說是攆狼呢,狼進院抓豬娃子;也聽過幾回半夜雞叫,第二天早上院子里墻頭上還留有雞毛……

我們學校在縣城里,穿過好幾塊蔴地小徑后還要爬一座樹矮林疏的小土山,下山后就有人了。有人說在這一帶見過狼,蹲坐林間,斜睨山口,嚇得孩子們放學不敢回家;也有人說可能是狗,狼尾巴是夾在兩腿之間的。蔴地小徑是即便有人也看不見,除非聽見動靜,遲疑地迎面轉彎碰上,才相視一笑,算是剛才把對方誤以為是狼所表示的一種歉意,也算是對雙方都不是狼而表達的一種寬慰。蔴長得又高又密,風一吹颯颯作響,如果真竄出一匹狼來,也許就奉獻了。也有哪哪哪有娃被狼叼走只剩下衣裳的駭人傳聞和有東西趴肩膀千萬別回頭小心狼咬咽喉的瘆人忠告,但家家娃兒卻無一人有家長接送。也許當年知識少,因此書包也沒現在這么重。記得當年我為了打發漫長路程的單調,也為了壯膽,讓家長從廢棄的水泥管子里砸出一個鋼筋圈,窩一個鐵鉤,把不大的書包斜挎在肩上,邊走邊推,竟練出了小徑再窄也鐵環不倒的童子功!直到幾年后集體住宅蓋好了,才成群結隊地上放學,不用再穿越提心吊膽的蔴地小徑,小土山也被劈開修了路,但推鐵環的習好卻一直未斷,還發揚光大,改成了石頭剪子布,確定誰先推,倒了后再換一個人的趣味游戲。推者全神貫注,后備極盡所能干擾,一路上倒也輕松愉快。

那時候的課余作業絕對沒有現在這么多,有大量時間彈玻璃球、玩煙盒三角,女孩子跳皮筋、扔沙包;每次假期我們還扛上長竿綁一截砸扁剁角成菱形的鐵絲,再扎幾根毛線繩自制的紅纓槍,四處爬山;山里有夏天也披著羊皮襖的牧羊人和羊群,有探頭探腦的土撥鼠和蹦蹦跳跳的呱呱雞,更有不少野果樹,常常把衣服塞到褲腰里,兜一肚子野果子回來……真是無憂無慮,其樂無窮!

現在回憶起這些竟覺得那么遙遠,恍如隔世……

現如今車多人雜,加上拐童虐童時有報道,孩子們的處境確實比我們當年走蔴地過土山險惡得多,特別是娃兒都少,金貴,如不接送,“奉獻”一個那可不得了!

但愿拐虐禁絕,駕駛文明,人為傷害少于野獸威脅,還孩子一個安全的童年和應享的童趣,讓他們在和諧有序的環境中輕松成長……


分享:
11选5概率表